“要成功,一定要在大的格局中看问题”--转自2011年6月24日《南京日报》A7版

日期:2011年6月25日 17:00
企业家与高中生篇
 
【编者按】
 
昨天下午,为纪念建党90周年,本报联合市工商联、市人社局举办了“纪念建党90周年·跨越时空的青春对话”企业家和高中生对话专场活动。对话的一方是两位创新型企业家:一位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相关装置和监控系统在国内稳居占有率第一的上市公司江苏金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葛宁,一位是坚持研制国产创新药的南京圣和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王勇;对话的另一方是6位即将跨入大学校门的意气风发的高三学生,他们来自南外和金陵中学,其中有4位已经被北大清华提前录取。
 
南京是一座具有创新活力的城市,也是一座迫切需要激发创业精神的城市。在新一轮发展中,南京把创新驱动作为核心战略,把发展创新型经济作为主攻方向,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昨天这场关于“创新与创业”的对话无疑是一场充满智慧的精彩对话。两位企业家创新创业的精神以及坚守道德的人格魅力,多次激发出高中生们敬佩而热烈的掌声,也让在座的每一个人深受感染和震动。
 
  【记者手记】
 
“90后,你们是最优秀的”
 
与前面三场对话活动相比,这场对话活动准备过程是一波三折。企业家们都非常忙,记者先后联系了近10位,他们大多在外地或国外出差,即使在本地,也不能保证正好凑在一个时间坐在对话桌前。
 
最后约定参加对话活动的3位企业家,其中一位在对话前20分钟告知从外地回南京的飞机晚点,没法过来。而参加对话活动的王勇,当天凌晨5点半才坐飞机回南京,整个上午没有休息,下午就赶来参加我们的对话活动。葛宁为这场对话做了精心准备,带到现场厚厚的6本书,一一向学生推介。他们非常珍惜、看重与学生们的这场对话,因为这是与未来的对话,他们觉得自己有责任传承一些基本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而对于即将踏入大学校门的这6位高中生来说,更是格外珍惜这次难得的对话机会,记者看到,每位学生都精心准备了提问,有的学生更是提前打印了厚厚的企业家资料,所提问题因为思想深刻、切中要害而屡屡得到企业家的表扬。正如葛宁对他们说的话那样:“90后绝不是垮掉的一代,你们是最优秀的。”
 
  【企业家简介】
 
葛宁:江苏金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1981年毕业于东南大学后留校从事科研管理工作,1995年创建金智科技,2006年,公司在深交所上市。
 
从1995年创业资金不足10万元的小公司,发展到2005年经营额达到5个亿的知名企业,10多年来,金智科技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曾连续4年进入国家百强软件企业排名。
 
对话现场
 
走进丹凤街天创大厦的五楼,左右两侧是一个个安静的格子间,每个格子间里,蕴育着、孵化着一个个大学生们的创业梦——这里是我市建立的首个大学生创业示范园,到这里开公司不仅可以享受房租减免等优惠政策,符合条件的创业者还能享受政府提供的小额创业贷款。对于已经入驻创业园的17个大学生团队来说,这里无疑是他们实现创业梦想的起航地。
 
昨天,“纪念建党90周年·跨越时空的青春对话”企业家和高中生专场选择在这个创业梦想的起航地举行。创新创业的道路上如何坚持信念?“义”和“利”孰轻孰重?企业家们从自己的亲身经历说起,跟高中生分享自己的创业故事和人生价值理念。
 
王勇:南京圣和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1987年考入中国药科大学药理学专业,大学毕业时留校从事科研工作。1996年创办南京圣和药业有限公司。
 
圣和药业是我国第一批符合国家GMP标准的药品生产企业,作为全国制药百强企业,还承担着数十项国家及省市重点科研项目,拥有国家发明专利20余项,获得国家新药证书100多项。
 
【对话实录】
 
关于格局
 
“要成功,一定要在大的格局中看问题”
 
姜畅(金陵中学高三学生,今年高考考生):葛总,您以前是大学老师,后来才出来搞企业,做到现在这个程度,您认为这其中最能跟我们这些学生分享的是什么?
 
葛宁:金智科技成立于1995年。宏观地看,将我们的创业过程放到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大格局、放到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大浪潮中,只是一朵“浪花”。我们几个金智科技的创办人,都是东南大学的老师。大家可以想象,如果在计划经济时代,能出现我们这样的人么?不可能!因为“大势”不允许。为什么1995年我们愿意放下教鞭出来创业,因为1992年邓小平的南巡讲话,给了当时的中国以巨大的冲击,让我们这些老师激情澎湃。那个时候的大势,客观地说,我们抓住了。这是对大势的把握,但仅有这一点还不够,在此基础上,还要有对自身的把握和评估,自己适合干什么、有什么专长特长、是不是感兴趣?这还不够,再深一层,人要成功,还要有哲学和价值观层面上的思考,要有支撑人活着的基本信念,有为他人创造价值的冲动。这三个层次,其实就是辩证法所说的内因与外因,缺一不可。
 
我推荐你们看看张五常的《中国经济制度》、周其仁的《中国做对了什么?》……这些书,对年轻人来说很有用,它们能让人把握中国经济发展的大的格局,这对你们成功很重要。未来30年,中国处于更加深入的社会转型期,该如何敏锐地捕捉趋势和机遇,需要你们进一步感悟和思考。
 
关于创业:
 
“创业任何时候都可以,关键在于做好充分的准备”
 
林傲寒(金陵中学高三学生,今年高考考生):王总,我听说您在创办圣和药业之前,是中国药科大学的一名老师,如今能有这样成功的创业成就,我很想知道,在创业初期,您是否也遇到过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您是如何克服的?当前,大学生创业很流行,而作为一名“准大学生”,我特别想知道,像比尔·盖茨那样提早或毕业初期就自主创业的前景究竟如何?
 
王勇:人生在世,理想和现实永远都有冲突。我的人生中也经历过多次理想和现实的冲突。我当年的高考成绩在江苏省排100多名,班上有个同学比我低17分,被北大录取了,而我则上了中国药科大学。我一直梦想学建筑,因为我的姐姐、姐夫都是同济大学建筑专业毕业的,我从小就渴望成为他们一样的人。但现实中,我却阴差阳错地学了药学……所以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理想,但一切要以尊重现实为基础,实事求是最重要,这是最根本的,然后脚踏实地去追求,从这个意义上看,理想和现实并不矛盾。
 
比尔·盖茨是一位我非常崇拜的伟人。我对他的崇拜来自于深入研究他之后中。我认为他成功的关键是——他办企业并不以挣钱和盈利为首要目的,正是这一理念帮助他取得了更大的成功。至于创业的时机,我认为不管是大学毕业前还是毕业后,任何时候都可以,关键在于你有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人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以30年为时间跨度,0—30岁,应该以学习为主,这就是你们现在所在的时期;30—60岁,应该是创造财富的阶段,也就是我目前所在的时期;60-90岁,就应该是总结人生、享受人生的阶段,可以写点东西,把思想留给后人。在当今这个知识爆炸的年代,我认为你们在有机会的时候,还是应该尽可能多学习和充实自己,为以后的人生道路积累更多的财富。
 
关于创新:
 
“创新不是做技术的发烧友,管理、体制服务创新更重要”
 
周佳程(南京外国语学校高三学生,已保送北大):王总,您以前曾经说过,圣和目前已经是全国制药行业的“百强”企业,但您更希望在“百强”之后的圣和能做成“百年老店”。您为什么特别强调长时间跨度的传承性?您如何看待医药企业的创新?
 
王勇:中国有个词叫“强大”,只有强了,才能大。我比较反对急功近利,做企业不能拼命求大,圣和追求的是“百年老店”,实际上就是要做“长青藤”。当今中国包括世界企业都很“短命”。据测算,美国企业的寿命是7—10年,中国企业是3—5年,世界“500强”企业是40多年。所以,将一家企业做成“百年老店”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需要我们以平常心来面对、去追求,我们圣和首先追求的是做“长青藤”,在此基础上,我们追求做“卓越的长青藤”。
 
至于企业创新,我认为产品创新其实恰恰是最简单的,管理创新、机制创新、服务创新等更重要,因为产品是有形的,管理是无形的。如果想要追求卓越,唯有坚持全面的创新。
 
王可书(南京外国语学校高三学生,已保送北大):王总,作为一家从事新药研发的企业,圣和是如何面对创新中的失败的?
 
王勇:事实上,创新很难。创新的过程中,可能99%是失败,只有1%成功了,但不能因为它难就不去做。我们还是要树立全民创新的思想,大家一起为之努力。正所谓失败是成功之母,创新路上,只有历经无数次失败,才能距离成功越来越近。以圣和为例,我们每年的研发经费投入都是大几千万,但并不见得投入了就一定取得成功,可如果不舍得投入,就永远不会成功。
 
姜畅:葛总,在IT行业,自主创新是企业持续发展的灵魂。但是以自主创新、自主研发起家的企业家很多,能坚持到最后的并不多。我很好奇,如何在企业发展壮大以后,还能保有创业之初的激情?
 
葛宁:一个企业和组织保持创新,有内在“基因”,也有外部压力的驱使,因为不创新就不能生存、不能发展。但有一点要清楚,创新不是做技术的的发烧友,包括管理的、机制的、市场的等等方面,创新千万不能“唯技术”。
 
关于阅读:
 
“年轻人读些思想史、哲学史,加上自己的专业,相信能体会到幸福”
 
李殊慧(南京外国语学校高三学生,已保送清华):葛总,您推荐给我们很多书籍,也谈了不少理论,但创新创业具体还是在实践。该如何协调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呢?
 
葛宁:读书是我的兴趣,读书是在和历史对话。我最痛苦的事,就是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最应该读书的时期,我没有机会读书、没有书可读。我现在实际上是在弥补人生的遗憾。年轻人应该多读一些思想政治、自然科学、哲学方面的书籍,多读一点、面宽一点,当你从事你热爱的、感兴趣的专业时,就可能从书里触类旁通,并且能够从中体会到幸福。当代大学生,必须要有人文素养和基础,我为自己没有接受这样的基础素养教育而遗憾。
 
  关于做人:
 
  “希望你们志存高远,做个有理想、有责任心的人”
 
  成辉(南京外国语学校高三学生,已保送清华):与父辈们相比,我们从小到大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磨难,葛先生,您觉得,我们“90后”真是“垮掉的一代”吗?
 
葛宁:我坚决不同意“垮掉的一代”的说法,我觉得你们这代人非常卓越和优秀,这不是恭维。古人说,古之成大事者,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你们从小物质生活上比较优越,没有父辈们的那些经历,但你们同样也经历了并且还将继续经历“劳”和“苦”。你们面对的竞争和挑战非常巨大。我相信,只要你们保持良好的精神面貌,志存高远、有理想、有责任心,就一定能在社会转型、民族复兴的进程中,做一个领先者。我相信你们每个人未来的发展前途都很大,其实“大”、“小”是相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路径,只要内心永葆积极的价值取向,拥有独立的人格和思考,勇于面对未来的挑战,你们都是未来的希望。最后,我还要向你们推荐一本书——《深层生成论:自然科学的新哲学境界》,书里面关于哲学的深层次思考,都与创业兴业之道不期而合,你们闲来可以仔细读读。
 
姜畅:作为一名商人,您如何看待中国古代的“义利之辨”?
 
王勇:在中国的词典里,“企业”就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组织,这是企业的社会分工,不可改变。因此,作为企业,把“利”放在第一位,无可厚非。但是商人重利,也一定要重义。企业获得利益,是为了积累资本,继续创造财富,而将这些财富,通过交税、慈善等手段花到穷人身上,就是“义”。
 
【企业家寄语】
 
王勇:道德的缺失无法用智慧来弥补,而智慧的缺失可以用道德来弥补,想要成为一名真正优秀的人,要坚持住道德的底线。在我们企业,包括我在内,任何人只要说谎三次,就“回家”。还有一句,不要为难别人。
 
葛宁:我也送你们一句话,将来进入大学、到海外去,不要抄袭、作弊。在诚信的问题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唯一的建议就是,保持你们的个性,做到负责任的张扬,要有独立的思考和人格。
 
王勇
 
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
 
【学生感悟】
 
“感谢两位企业家
 
给我们带来这生动的一课”
 
周佳程:和其他年轻人一样,自己之前考虑的都是眼前的现实问题,比如上一所好大学,学一个好专业,将来再找一个好工作。今天的活动让我很受启发。人生应该在精神上有更高层次的追求,而不能仅仅停留在眼前的现实问题上。
 
李殊慧: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不小的收获。王总关于企业和慈善的关系,蕴含着很深刻的思想,颠覆了我之前较为狭隘的看法。葛总不仅自己博览群书,还教育我们要关注理论,学习知识,让我受益匪浅。感谢在我走上社会之前,两位企业家像老师一样,提早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林傲寒:两位企业家看问题的角度高屋建瓴,视野宏大,使我深受启发。他们让我明白,看问题不能只局限于一个小的层面;要多学知识,通古贯今,开阔视野,从大的时代角度思考问题。
 
姜畅:我对两位企业家由衷敬佩,无论是人格还是事业上的成功,都有许多地方值得我学习。
 
成辉:听了两位企业家的创业经验分享,我很受启发。认定一件事就要认真去做,不要害怕困难和磨难,尤其不要害怕失败。
 
王可书:见到了闻名已久的商业精英,他们那么和蔼可亲,我感到非常开心。他们对于我们一些粗浅的商业或者经济知识的提问,都给予了认真耐心的回答。他们谈了宝贵的人生体验和真知灼见。葛总即使日理万机,也坚持每天读书,让我很受启发。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陈曦 毛庆 张璐 见习记者 杨海艳
 
本报通讯员 黄国平
 
本版摄影 本报记者 崔晓

所属类别: 公司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版权所有:江苏金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苏ICP备2355555号-1 【后台管理】